王击凡

音乐达人 广东

乐评人,资深音乐记者,华语音乐传媒大奖评审,街声StreetVoice达人。

爱音乐的人都不会老,请到微信公众号“豁达音乐时代”(Huodamusic)找我玩!

…查看更多
  • 音乐

    0

  • 粉丝

    0

  • 关注中

    0

你已喜欢的歌曲(0)

王击凡的歌曲

王击凡

有一件事非常的妙,不管在广东唱什么风格的乐队,似乎都会哼Mover乐队的这一句“由我这里,到你这里”。身为一个Musician最重要的,就是要用音乐“折射心里,每一句字句”。坚持只唱粤语歌的Mover,即使在广东,也算是一个珍贵的异数。有不少本土乐队都是以国语歌为主,偶尔唱一两首粤语;但即使经历多次人员更迭,Mover却把唱粤语这个乐团传统,一直坚持了下来。听众与音乐人之间,是唇齿相依的关系。有乐迷表示:希望Mover能够快乐玩Band到九十岁,同时也给她一个当百年老粉的机会,“有人在坚持梦想,虽然很难,但就感觉:真好啊!”作为乐队八年前成军时的第一首歌,《Musician》代表的是乐队在最初出发时的“初心”:要努力成为用音乐把感动(Move)搬运(Move)到大家耳边的创作者(Mover)。即使在那么多年之后重新录制,那一份质朴的感动,依旧在《Musician》里可以被听见。

…查看完整内容
王击凡

我想我们都很爱浅堤,所以等浅堤的新歌,才会等得如此焦急。暌违两年没有发片,走得不紧不慢的浅堤,终于开启了他们的全新章节。听完新歌《不要烦 Leave Me Alone》,感觉就像是浅堤用音乐做了一部自驾“公路片”,跟随着直白舒缓的音乐节奏,慢慢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步调。在跟自己来回讨论的过程之间,我们会变得更了解自己。为了不留遗憾,你可以稍微“不像大人”一点,放下过于理性的思考,不要烦,尽管去爱。根据主唱依玲的说法,这首让人变得更跟随直觉去走的心灵之歌,可能是属于2024年的《找自己》——我们不一定可以换到一个比从前更好的自己,但只要学会放轻松放下不安,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比上一秒更自在的自己。听着小号的爵士乐,你可以去任何地方,只要你真的想去。

…查看完整内容
王击凡

翻唱自Jerome Kern与Otto Harbach《Smoke Gets in You Eyes》,是已经听了成千上万次的那种西洋金曲,没想到Finn还能在上世纪50年代的老瓶里装上新酒,唱出属于当下这个世代的新意。抱着一把吉他自弹自唱,永远是Finn的音乐里最迷人的部分。从《我小时候是嬉皮》到《勉强的爱》,从三十世代过渡到四十世代,断断续续听了他这么久,Finn始终还是我爱了很多年的那一个黄士勋。海边的卡夫卡已经变成一个音乐遗迹,但曾经在吧台里穿起围裙冲过咖啡的Finn,到现在还在坚持唱自己的歌,怎能不让人心存感激?"Something here inside cannot be denied."

…查看完整内容

Finn 黄士勋
Finn 黄士勋

写得好好,好感人,谢谢你!

…查看全部留言
王击凡

“一早醒来,感到巨大的焦虑”,人越长大,就越害怕这种时间在指缝之间悄然流逝的莫大空虚感。总是怀疑自己不够努力,明明已经用尽了力气,却还是不断被推倒重来,感觉就像是被“丢进水里”一样无助。人生或许没有太多次可以任性重来的机会,像新年、元旦、除夕这样一年之交的节日,是时间换了一种方式提醒我们,要珍惜每个不会重来的当下。而缓解焦虑爆炸的方法,是听像秋口这样的音乐人唱歌,她唱出了我们的心声,那些焦虑与恐惧,也因而得到了疗愈。既然不管怎么努力,都还是很焦虑,索性就坦然接受,把心事写成歌——不善言辞、只好写歌秋口说,她的个人创作,就像是摊开在桌上供人观赏。我欣赏像秋口这样诚实的创作者,她们总是如实地写出生活中的无奈与美好,音乐就是我的焦虑药。2023年的最后一天,祝福各位城市动物,在新的一年里,都能学会跟焦虑共存,成为更自洽的自己。

…查看完整内容
王击凡

香港音乐人Gordon Flanders,似乎是一个“慢半拍”的非典型Rapper(有些人是透过鹤The Crane而知道他的名字)。相比起说唱歌手戴金链穿名牌之类的外在型格,他更愿意把饶舌音乐的真正魂魄,悄无声息地融进自己的作品当中。他形容自己是一个戴着眼镜埋头苦干的创作者,他对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乐在其中,更在意的是能不能写出比以往更好的音乐。《慢半拍》虽然讲的是对婚姻的承诺,但做人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,我们都需要诚实地面对自己,认真的爱你所爱,这样才能活得更像自己。让我们都向Gordon Flanders学习,做一个永远“慢半拍”的人,不轻易跟命运妥协,这样好像也挺不错的嘛。“好想再变半拍,慢节奏爱,不问世外”找到自己的生活节奏与步调,慢半拍也没有什么不好。

…查看完整内容

Gordon Flanders
Gordon Flanders

谢谢分享

…查看全部留言
王击凡

我一直都对“都市零件派对”这个团名心有戚戚焉,我们或许都是活在这个五光十色的大都市里、微不足道的一小块零件,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继续以开派对的豁达心情,去面对日常生活中那些无比艰难的事情。当不同功能的零件彼此遇上,我们就能磨合出属于自己的独特运转方式,开启新一轮的命运齿轮。这也是“都市零件派对”之于indie music的意义:再微细的声音,也自有它的存在价值。从外部世界的大环境,到身边令人发笑的琐事,都市零件派对都在他们的音乐中娓娓道来,吉他与各种音乐元素的交织,谱写的就是一曲名为“生活”的恢弘乐章。《Celebrate 同乐》作为首专,写的正是年轻人要以保持快乐、继续庆祝的心情,去面对接下来在都市里的打拼生活。在城市的哪个角落逗留?决定用什么信念度过下一关?世间所有的问题,原来都有答案,一切都是可以由你选择、由你决定的。“口袋中的硬币多不实在,才想要握紧就花完”,请你好好把握属于你的每一个当下,就像珍惜每一块得来不易的硬币一样,因为那个特定的时间流走了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…查看完整内容
王击凡

没有才能真的好有才能!老生常谈的“舔狗”题材,竟然被没有才能写出来别开生面的感觉,甚至一洗各位舔狗的颓靡之风,开创出同类舔狗歌的清新局面:“但我知道你晓得我的温柔,只需要在身边,Don't need to say a word!”我时常觉得,没有才能其中最厉害的一项才能,就是能让听歌的人深刻感到共鸣。“像只积极的兔子,但追的不是红萝卜”,灵动飞扬又创意十足的歌词,足见没有才能对生活的体察。要让人共鸣,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,它需要音乐人对周遭世界的敏锐观察,以及对周围的人时刻保有同理心跟同情心,这才是生而为人最大的才能,“愿这世界无法偷走你的天真”。

…查看完整内容
王击凡

The Tic Tac在台北流行音乐中心(Taipei Music Center)四楼排练室最酣畅淋漓的一次Live,被收录而成《浪潮》这一个Live Recording音乐纪实的版本(非常喜欢这个纪实感极强的封面)。Live的大部分魅力,正是来源于它的无法重来,吉他的音色、场域的气氛、乐手的心情,都只能发生在那个当下,《浪潮》正好就记录了The Tic Tac当时最诚实的音乐样子。“我们将被什么捆绑,时间也没能够阻挡”,大段的电吉他与贝斯演奏,就如同即将汹涌而至的时代浪潮,快要将你我尽数淹没,好在还有坚持唱歌的The Tic Tac,给我们在洪流中撑下去的力量。即使明天之后我们都将要没淹没,今天我们还是在听The Tic Tac的歌,对于平凡人来说,这样就已经足够称心如意了。

…查看完整内容
王击凡

不唱歌的大象体操,遇上爱唱歌的林以乐,便是我们听到的这一首《快乐王子》。林以乐的跨刀献唱,让大象体操的数摇有了不一样的听觉风味。玩过无数indie乐团的林以乐,本身对不同风格的乐团就有极高的适配度,从轻快soft到重度摇滚都能驾驭,《快乐王子》更是在一首歌里展现风格不同的音乐风貌,不管是听者、歌者还是创作者,相信都能听爽了。用这个时代的观点,去理解王尔德的童话,相信也只有大象体操跟林以乐,才能做到。快乐王子,快快回来吧,如果你听得见的话。

…查看完整内容
王击凡

饭卡的新专辑同名主打《好运设计》,概念来自作家史铁生的随笔。我们这一生的所有好运气坏运气,到底是能够被设计的,还是带着某种不可预测的随机性?“时代丢来的橄榄枝,本能地想要”,我喜欢饭卡在这首歌里写就的小小自传,他在大时代里经历过的困惑、迷失与挣扎,也是这一代年轻人共同面对的谜题。从唱片年代走过来的人,很难适应把歌嵌进二倍速的短视频里,当我们的审美无法与泥沙俱下的时代同步,好在还有饭卡唱出你跟我的心声。无论如何,庆幸自己还有一颗继续跳动的心脏,即使无法在三十五岁到达一劳永逸的金矿,也“祝我能够永远保持松弛”。保持松弛,你或许就能等到下一次的好运气,再无用的浪漫坚持,也是人生的美好插曲。这个世界当然没有免费的好运气,只有在不断寻找自己的过程中,你才会对运气这件似有若无的事情释然。那么,就请继续昂首阔步上路吧。接受生命里必经的无常,理解自己与他人的困境,一切都是过程而已。

…查看完整内容